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企业社会责任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天方夜谈

经济学原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 鼓励现在的英国经济学家进行研究的实际问题,虽然这些问题不是完全属于经济学的范围。

  以上所述是经济学必须直接研究的主要问题,经济学的主要工作——收集事实、分析事实和加以推论——应当根据上述主要问题来安排。实际问题虽然大部分是在经济学的范围之外,但对经济学家的工作却暗中提供一种主要的推动力。

  实际问题随时间和地点而不同,甚至比作为经济学家的研究的材料之经济事实和经济情况的变化更大。下列问题现在在我们国家里似乎具有特别的紧要性:

  我们应当如何行动,以增加经济自由在它的最终结果上在它进行的过程中的好的影响,并减少它的坏的影响?如果最终的结果是好的,而中间的结果是坏的话,但那些受到害处的人却未得到好处,他们应为别人的利益而受苦,如果是正确的话,正确到如何程度?

  姑且认为财富的较为平均的分配是适当的,那末,这一点就可证明改变财产制度或是限制自由企业是合理的,即使财富的总数因而会得减少也在所不顾,究竟合理到怎样程度?

  换句话说,我们如果以增加穷人的收入和减少他们的工作为目的,即使这样会减少国家的物质财富也在所不顾,则达到这个目的究应到怎样程度?如果不会不公平,也不会松懈进步的领导者的努力,这样做究能达到怎样程度?赋税的负担应当如何分配于社会上不同阶级的人?

  我们是否应当满足于现有的分工形式?大部分的人专门从事于没有升级机会的工作,是否必要?逐渐培养大多数工人从事较高级的工作的新能力,尤其是培养他们合作地担任他们自己被雇用的企业中管理工作的新能力,是否可能?

  在像我们这样的文明阶段里,个人的和共同的活动间的适当关系怎样?应听任各种形式的自愿组织的团体——新的和旧的,为了共同活动具有特别利益起见,进行共同活动到怎样程度?哪些营业事务应由社会本身——通过它的中央或地方政府——来进行?例如,我们对空地、艺术品、教育和娱乐的手段、以及必须采取联合行动才能供给文明生活以物质必需品,如煤气、自来水和铁路等等,实行共同所有和共同使用的计划,是否已经达到我们应当做的程度?

  当政府自己不直接参与的时候,政府应容许个人和团体随他们之意去办理他们自己的事务到怎样程度?政府应当限制铁路以及其他有点处于垄断地位的企业的经营到怎样程度?以及应当限制土地与其他在数量上人类不能增加的东西的经营到怎样程度?完全保留一切现行的财产权利,是否必要:或者是对于这种权利的原来的需要现在已经有点不存在了呢?

  现在流行的使用财富的方法是否完全正当呢?在有些经济关系上,政府对个人活动的干涉如果严厉和猛烈,会害多于利,于是就由社会舆论的道德上的压力来约束和指导个人的活动,但这种压力的范围又如何呢?在哪一方面,一国在经济事务上对别国所负的责任,不同于一国之内人民相互之间所负的责任?

  这样,经济学是指对于人类的政治、社会和私人生活的经济方面和经济情况的研究;但尤其着重的是社会生活方面的研究。这种研究的目的是为求知识而求知识,并且是为了获得生活上的、尤其是社会生活上的实际行为的指导。对这种指导的需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下一代的人也许会有比我们现在更多的空闲从事研究工作,以说明在抽象的思考中或往代历史中的模糊之点,但对于现在的困难却不能马上有所帮助。

  但是,经济学虽是这样大大地受到实际需要的影响,但它却尽可能避免讨论党派组织的紧急问题,与对内对外的政治上的策略问题,这种策略问题是政治家必须考虑的,然后才能决定提出何种办法,使他最容易达到他要为他的国家所达到的目的。诚然,经济学目的在于帮助他决定,不但是应抱何种目的,而且是达到那个目的所采取的广泛政策的最好方法。但是,经济学却避免讨论有实际经验的人所不能忽视的许多政治问题:所以,它是一种纯粹的和实用的科学,而不是一种科学和方法。所以,用“经济学”这个有广泛意义的名词来说明它,比用“政治经济学”这个意义较狭的名词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节 经济学家必须训练他的知觉、想像、推理、同情和谨慎的能力。

  经济学家需要有三种重大的智力:就是知觉、想像和推理:其中他最需要的是想像力,使他可以探索可见的事件之不显著即处于表面之下的那些原因,与可见的原因之不显著即处于表面之下的那些结果。

  自然科学,尤其是其中的物理学,比一切研究人类活动的学问,作为一种锻炼,具有这种很大的优点:就是在自然科学中研究者必须得出正确的结论,这些结论能由以后的观察或实验来证实。他如果满足于表面上的那些原因和结果,或者他忽视自然的各种因素间的相互作用——在这种作用中,每一运动改变了它周围的一切因素,同时也为这一切因素所改变,那末,他的过失不久就会被发觉的。物理学的一丝不苟的学者也不是满足于仅仅是一般的分析;他不断地努力使这种分析成为定量的分析;并且对他的问题中的每一因素给予适当的比重。

  在与人类有关的科学中,精确性是不像自然科学那样能获得的。阻力最少的途径有时是唯一的公开道路,这条道路总是具有引诱力的,虽然它也总是不可靠的,即在能以坚决的工作打出一条较为彻底的途径时,要走这条道路的引诱力还是很大的。科学的历史学者因不能进行实验而受到妨碍,并且因为缺少估计历史事件的相对重要性所依据的客观标准,甚至受到更大的妨碍。这种估计差不多在他的论断的每一阶段中都是存在的:他不能得出结论说,一个原因或一类原因,已为另一个或另一类原因所胜过,如果他对这些原因的相对重要性没有作出某种暗示的估计的话。但是,只有通过巨大的努力,他才能了解他是怎样依赖他自己的主观印象。经济学家也受到这种困难的妨碍,不过在程度上比其他研究人类活动的学者较小而已;因为,给予物理学家的工作以准确性和客观性的那些优点,经济学家的确也享有一部分。至少,只要他是研究现行的和新近的事件,他的事实有许多就可归成不同的种类,关于这些种类能作出明确的叙述,这种叙述过去在数字上往往近于正确的:这样,他寻求在表面之下的和不易被看见的原因和结果,把复杂的情况分析成为各个因素,和把许多因素重新建成一个整体,就较为便利了。

  对于较小的事情,简单的经验的确会把不显明的因果关系提示出来。例如,经验会使人们知道,对浪费成性的人的不加考虑的帮助,即使表面上所看到的差不多是完全有利,但对性格的坚强和家庭生活实有害处。但是,比方说,要探索提高就业的稳定性的许多似是而非的计划的真正结果,我们就要有较大的努力、较远的眼光和较为有力地运用想像力。为了这个目的,我们必须了解,信贷、对内贸易、对外贸易竞争、农作物收获和价格等各种变化怎样密切相关;以及这一切变化对就业稳定性的好的和坏的影响如何。我们必须观察西方世界任何一地的差不多每一重大经济事件,怎样影响差不多其他各地的至少某些行业的就业情况。如果我们只研究目前的失业原因,我们恐怕就不能治好我们所看到的害处,反会造成我们所看不到的害处。我们如果寻求那些不显著的原因,并权衡其轻重,则当前的工作对我们的心力,实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其次,当任何行业的工资由于“标准规则”或其他方法保持得特别高的时候,在运用中的想像力就要探求因为这种标准规则而不能做他们能做的工作、获得人们愿意为这项工作所付的工资的那些人的生活情况。他们的生活究竟是提高了呢?还是降低了呢?如果有些人的生活提高了,有些人的生活降低了,如平常所发生的那样,是不是多数人的生活提高了,少数人的生活降低了,还是适得其反呢?我们如果注意表面的结果,我们也许认为生活提高的是多数人。但是,如果我们科学地运用了想像力,想出一切禁止的方法——不论是得到工会还是其他方面的许可,而这些方法使人们不能尽其最大的力量和获得最多的收入,我们将往往得出结论说,生活已经降低的是多数人,而已经提高的却是少数人。一部分由于受到英国的影响,有些澳洲的殖民地正在进行大胆的冒险事业,这种事业使工人们具有较大的眼前舒适和安乐的似是而非的希望。澳洲在它的广大地产中的确蓄有巨大的借款力:如果这提出来的捷径会造成工业衰落的话,这种衰落也许是轻微的和暂时的。但是,现正有人主张英国也应当像澳洲殖民地那样做:英国如遇到这种衰落,就会较为严重了。在最近的将来我们所需要的,和我们可望出现的,就是对于这类计划有较为广博的研究,我们所用的心力要像用于判断一条兵舰的新设计在恶劣气候中是否坚固那样的周密。

  研究像这类的问题时,最需要的就是纯粹智力的、有时甚至是批判的能力。但是,经济研究需要和发展同情心的能力,尤其是使人们不但能为他们的同伴而且能为其他阶级的人设身处地着想的同情心。例如,这种阶级同情心因对以下各个问题的研究而强烈地发展起来——这种研究正变为日益紧要:性格和收入、就业方法和用钱的习惯彼此所发生的相互影响怎样;一个国家的效率为结合每一经济集团的成员——家人、同一行业中的雇主和雇工、一国的公民——的信任和情感所加强、同时它也加强了这种信任和情感的方法怎样;职业上的规则和工会的惯例中的个人的利人心和阶级的利己心所兼有的利弊怎样;以及尽量利用我们日益增长的财富和机会来增进现代和后代的福利的行动怎样等问题的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节 续前。

  经济学家为了可以发展他的理想起见,尤其需要想像力。

  但是,为了使他对理想的提倡不会超过他对未来的理解,他最需要的是谨慎和含蓄。

  经过世世代代之后,我们现在的理想和方法也许似乎是属于人类幼稚时期而不是成年时期所有的。一种明确的进步现在已被获得了。我们已经知道,除非已被证明为极其懦弱或卑鄙的人之外,每一个人都值得享有充分的经济自由:但我们却不能断言这种已经开端的进步最终将达到什么目的。

  在中世纪后期,对于被看作包括全人类的产业组织的研究,已略见端倪了。以后各代都看到这种组织的进一步发展;但从没有像我们现在这样广大的发展。研究这种组织的热诚也随着它的发展而增大;前代对它的研究的努力从没有达到现在这样的广度和深度。但是,近来研究的主要结果,是使我们比前代更为充分地认识到,我们所知道的形成进步的原因是很少的,和我们所能预测的产业组织的最终命运也是很少的。

  在前一世纪之初,有些冷酷的雇主和政客为独有的阶级特权辩护,他们觉得要使政治经济学的权威袒护他们是很容易的;而且他们往往自称为“经济学家”。即使在我们自己时代里,那些反对把大量费用化在大多数人的教育上面的人,也以这个头衔自称,虽然当代的经济学家一致主张这种费用是真正的节约,从国家观点来看,不这样做是错误的和不好的事情。但是,卡莱尔和拉斯金,以及其他许多没有他们两人那样辉煌和高尚的诗意的作家,不加研究就认为著名的经济学家们要对他们实在是反对的那些言行负责,因此,就产生了对他们的思想和性格的普遍误解。

  事实上,近代经济学的创始者,差不多都是性情温和、富有同情心和为人道的热诚所感动的人。他们很少关心为自己谋取财富;他们却很关心财富在大多数人之中的广泛的分布情况。反社会的垄断,虽然是强有力的,但他们也是反对的。

  在几代之中,他们都支持反对阶级立法的运动,这种立法不许工会享有雇主团体所享有的那些特权;或者他们设法医治旧的救贫法灌输到农业及其他劳动对心中和他们的家庭的毒素;或者他们拥护工厂法案,而不顾有些政客和雇主假借他们的名义竭力反对。他们毫无例外地致力于这样的信念:全体人民的福利应当是一切私人努力和公共政策的最终目的。

  但是,在勇气和谨慎方面他们是坚强的,他们看起来是冷静的,因为他们不愿担负提倡向没有人走过的道路急速前进的责任,而对这种道路的安全的唯一保证就是人们的具有信心的希望,他们的想像力是丰富的,但既不受知识的限制,也不受艰苦思想的训练。

  他们的谨慎也许有点过度:因为,即使当时伟大的有先见之明的人的眼界,在某些方面也比现在许多有学问的人狭窄;现在,一部分由于生物学研究的启发,环境对于形成人的性格的影响,一般被认为是社会科学中的重要事实。因此,经济学家现在对于人类进步的可能性,已经知道采取一种较为远大和较有希望的观点了。他们已经相信,人类的意志如用细心的思想来指导的话,能够改变环境,以至大大地改变性格;从而实现更有利于性格、因而也就更有利于大多数人的经济和道德的福利的新的生活状况。现在和过去一样,他们的责任是反对达到这一伟大目的之一切似是而非的捷径,因为这种捷径会毁坏人类的精力和创造力的源泉。

  像现在这样的财产权利,并没有为建立经济学的那些大家所尊重;但是,有些硬把既得的权利说成是作为极端的和反社会之用的人,却是错误地以经济学的权威自居。所以,我们应当注意:细心的经济研究的倾向,并不是以任何抽象的原则作为私有财产权的根据,而是以这样的观察作为根据的:

  在过去私有财产权与切实的进步是分不开的;因此,谨慎地和尝试地进行废除或改变即使对社会生活的理想情况似乎是不适当的那些权利,是负责的人应做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学原理--第一章 绪论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经济学将财富看作是满足欲望的东西和努力的结果。

  我们已经知道,经济学一方面是一门研究财富的科学;另一方面,也是研究人类在社会中的活动的社会科学的一部分,这一部分是研究人类满足欲望的种种努力,然只以这种努力和欲望能用财富或它的一般代表物——即货币——来衡量为限。在本书的大部分中,我们将要研究这种欲望和努力;并研究衡量欲望的价格与衡量努力的价格达于平衡的种种原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第三篇中我们必须研究财富与它必须满足的各种人类欲望的关系;在第四篇中研究财富与生产财富的各种人类努力的关系。

  但在本篇中,我们必须研究,在一切属于人类努力的结果并能满足人类欲望的东西中,有哪些被算作是财富,以及这些东西怎样分类的问题。因为,有一组名词,与财富本身和资本都有关系,研究了其中每个名词就可说明其他的名词;

  而对全部名词一起研究是我们以上刚进行过的关子经济学的范围和方法的研究之直接继续,且在某些方面是这种研究的完成。所以,立即研究这一类名词,而不是采取也许似乎是较为自然的途径,开始就作欲望和财富与欲望的直接关系的分析,大体上似乎最为妥当。

  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当然必须考虑各种不同的欲望和努力;但是,我们都不必考虑不明显的、且不属于常识问题的事情。我们工作的真正困难在于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在各种科学中只有经济学必须设法使用几个平常所用的名词来表明许多细微的差别。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对性质和用途有变化的东西加以分类的困难。

  正像穆勒所说:“如将研究的对象归入不同种类,关于这些种类能够作出许多一般的命题,而这些命题比这些对象也能归入的其他种类所能作的命题更为重要,则最可达到科学分类的目的。”但是,我们一开始就遇到这样的困难:在经济发展的一个阶段中那些最重要的命题,在另一阶段中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如果它们确是适用的话。

  在这一点上,经济学家必须从生物学的新近经验中学许多东西:达尔文对于这个问题的渊博研究,有力地解释了我们当前的困难。他指出,决定自然组织中每个生物的生活习惯和一般地位的那些部分,通常不是它的构造中最足以说明它的起源的那些部分,而是最不足以说明它的起源的那些部分。一个饲养动物者或一个园丁认为的显著适合于使一种动物或植物能在它的环境中繁盛的品质,正因为这个理由,可能是在较近的时期中才发展起来的。同样,在一种经济制度的特性中,最能使它适合于它现在必须做的工作的那些特性,也正因为这个理由,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新近才发展起来的。

  在雇主与雇工、中间人与生产者、银行家与他的两种雇客——借款给他的人和向他借款的人——之间的许多关系中,我们可以找到不少例证。“利息”这个名词代替了“高利贷”,是符合于贷款性质的一般变化的,这种变化使我们对于商品的生产费用可以分为各种不同因素的分析和分类有了完全新的主题。再如把劳动分为熟练的和不熟练的两种劳动的一般办法也逐渐发生变化;“租金”这个名词的范围在某些方面正在扩大,而在另些方面正在缩小;等等。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常常记住我们所用的名词的历史。因为,首先,这种历史的本身是重要的;而且它间接地说明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其次,即使我们研究经济学的唯一目的,是要获得指导我们达到目前实际目的之知识,我们仍应尽量使我们的名词的用法符合过去的传统,以便迅速了解前人的经验所提供的间接暗示和细致温和的告戒,作为我们的教训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经济学必须遵循日常生活的实践。

  我们的工作是艰难的。的确,在自然科学中,一当我们看到一群东西具有某一类共同的特性,并往往把它们摆在一起说时,我们就可将这些东西归入一类,加上一个特殊的名称;而且一当一个新的概念发生时,我们马上就创造一个新的术语来代表它。但是,经济学却不敢这样做。经济学的理论必须用大家所明了的语言来表达;所以,经济学必须力求使它自己与日常生活中惯用的名词相合,而且在可能范围内必须像平常所用的那样来使用这些名词。

  在普通用法中差不多每个字都有许多不同的意义,所以必须根据上下文来解释。正如白哲特所指出的那样,即便最注重形式的经济学著作家们也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他们所能使用的字就要不够了。不过,不幸的是,他们总不承认他们用字很随便,有时甚至他们自己也不觉得用字很随便。他们开始说明经济学时所用的大胆和严格的定义,换取了读者的安心。因为他们没有告戒读者必须常常从上下文里去找特殊的解释语句,读者从作品中就不能领会作者的原意;也许还对作者发生误解而错怪他们。

  其次,经济名词所表示的主要区别,大多数不是种类上的差别,而是程度上的差别。初看起来,这些区别似乎是种类上的差别,而且能被清楚地划出明显的轮廓;但较为仔细的研究表明,连续性并未真的破裂。经济学的进步没有发现过任何新的真正的种类上的差别,它是不断地将表面上的种类差别化为程度的差别,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在自然本来没有以分界线来划出差别的东西之间,要想划出明显和严格的分界线,就会引起弊端,我们将会遇到许多这样的例子。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 清楚地说明概念是必要的,但名词的用法固定不变却是不必要的。

  因此,我们必须仔细分析我们要研究的各种事物的真正特性;这样,我们一般将会感觉到,每个名词的某一用法比别的用法显然较有理由被称为它的主要用法,因为它所代表的那种特性,比其他符合于日常用法的特性,更为适合近代科学的目的。当上下文没有说明或暗示相反的意义时,这一用法就可作为这个名词的意义,如果这个名词要用作别的意义——不论是较广的还是较狭的意义,这种改变必须加以说明。

  即使在最谨慎的思想家之中,对于至少是某些分界线应当划出的正确地方,也常有不同的意见。这种争论的问题一般必须以对于不同过程的实际便利的判断来解决;而这种判断不能常由科学的推论来建立或推翻:必须保留可以争论的余地。但是,在分析的本身却没有这种余地:如果两个人对分析有不同的意见,他们两人不能都对。我们可以期望经济学的进步逐渐会将这种分析建立在坚固的基础上。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学原理--第二章 财富

第二章 财富

  第一节 财货这个名词的专门用法。物质的财货。个人的财货。外在的财货和内在的财货。可转让的财货和不可转让的财货。自由的财货。可交换的财货。

  一切财富是由人们要得到的东西构成的;那就是能直接或间接满足人类欲望的东西。但并不是一切人们要得到的东西都可算作财富。例如,友人的情感是幸福的一个重要因素,但除了在诗中的特殊用法外,它是不算作财富的。因此,让我们先对人们要得到的东西加以分类,然后考虑其中哪些应当算作构成财富的因素。

  因为缺少一个简短的通用名词来代表一切人们要得到的东西,即满足人类欲望的东西,我们姑且用财货这个名词来代表它。

  人们要得到的东西或者说财货,有物质的财货,或个人的和非物质的财货。物质的财货包括有用的有形东西,以及保有或使用这些东西、或从它们获得利益、或到将来再获得它们的一切权利。这样,它们就包括自然的物质赠与,如土地和水、空气和气候;农产物、矿产品、渔产品和工业品;建筑物、机械和工具;抵押品和其他债券;公营和私营公司的股票、各种垄断权,专利权和版权;以及交通权和其他使用权。最后,旅行的机会,参观优美风景和博物院的机会等等,都是客观存在的物质便利的体现,虽然欣赏风景和艺术品的能力属于内在的和个人的财货。

  人的非物质的财货分为两类。一类是由他自己的特性和活动及享乐的才能构成的,例如人的经营能力、专门技能,或从阅览或音乐中得到享受的能力,都属于这一类。这一切都在人身之内的,所以称为内在的财货。第二类称为外在的财货,因为这类财货是由有利于他与别人的关系构成的。例如,过去的统治阶级经常向农奴和其他下属索取的各种劳役和义务,就是属于这一类。但是,这些现在已经消灭了,现在这种有利于所有者的关系的主要例子,就是商人和自由职业者的信誉和营业关系。

  其次,财货可分为可转让的和不可转让的。属于后一类的财货,是一个人的特性和活动及享乐的能力(就是他的内在的财货),还有他的营业关系中依靠他的个人信用而不能转让的部分,也就是他的有价值的信誉的一部分,也属于这一类;又如气候、阳光、空气的利益,以及他的公民权利和使用公共财产的权利和机会,都属于这一类。

  凡不作私人之用和由自然供给而不需要人类努力的财货,称为自由的财货。土地在原来的状态上是自然的赠与。但在固定的地方,从个人观点来看它就不是自由的财货了。在巴西的有些森林里,木材仍然是自由的财货。海里的鱼通常是自由的财货:但有些海上渔场被严密保护,专供某一国家的人民之用,这些渔场可列入国家财产一类。人工培养的牡蛎繁殖场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自由的财货;而自然生长的牡蛎繁殖场,如果没有拨作私人之用,绝对是自由的财货;

  即使是私有财产,从国家观点来看,仍然是自由的财货。但是,国家既已准许将它们的所有权归于私人,从私人观点来看,它们就不是自由的财货了;在河里捕鱼的私人权利也是如此。但是,在自由的土地上所种的小麦,和从自由的渔场里捕来的鱼,都不是自由的财货,因为它们是经过劳动而得到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一个人的财富是由他的外在的财货中那些能用货币衡量的部分构成的。

  现在我们可以说到一个人的财货中哪些种类可算作他的财富的一部分的问题了。对于这个问题的意见是不一致的,但是,比较各家的学说,以下的答案似乎显然是适当的:

  当我们光说到一个人的财富,而在上下文中没有任何解释语句时,就是指他所有的两种财货。

  第一种财货是他具有私有财产权(根据法律或风俗)的那些物质财货,因为它们是可以转让和交换的。我们还可记得,这些财货不但包括像土地和房屋、家具和机器,以及其他可以单独私有的有形东西,而且包括公营公司的股票、债券、抵押品,以及其他他可持有的向别人索取货币或货物的契约在内。另一方面,他欠别人的债务可被看作是负财富;

  必须从他的财产总数中扣除,然后才能知道他的真正的净财富。

  服务及其他随生随灭的财货,后然不属于财富数量的一部分。

  第二种财货是属于他所有的、在他之外存在的、而且直接作为使他能够获得物质财货的手段的那些非物质的财货。

  这样,这种财货就不包括一切他自己的个人特性和才能,即使是使他能谋生的才能也不包括在内,因为它们都是内在的财货。这种财货也不包括他的个人友谊在内,但以这种友谊没有直接的营业价值为限。但是,它包括他的营业和职业的联系,他的企业组织,以及——如果这种事情还存在的话——

  他的奴隶所有权、劳役所有权,等等。

  财富这个名词这样用法,是符合于日常生活的用法的;同时,它包括那些——而且只是那些——显然属于经济学范围(如第一篇中所说明的范围)以内的财货;所以这种财货可以称为经济财货。因为,它包括一切客观存在的东西,这些东西(i)属于某一个人所有,而不是同样地属于他的邻人所有,因而显然是他的东西;(ii)是直接能用货币衡量的东西——

  这种衡量一方面代表生产这些东西的努力和牺牲,另一方面代表它们所满足的欲望。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7 10: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但是,有时广泛地使用财富这个名词以包括一切个人的财富在内较为妥当。

  为了某些目的,我们对于财富诚然可以采取一种较为广泛的看法;不过,我们必须求助于特殊的解释语句,以免发生混淆。例如,木工的技能是使他能满足别人的物质欲望,因而能间接地满足他自己的欲望的一种直接手段,正如他工具篮中的工具一样;如有一个名词可以包括这种技能在内作为较为广义的财富的一部分,也许是便利的。依照亚当·斯密所说的、以及大多数欧陆经济学家所遵循的方针②,我们可以说,个人的财富包括一切直接有助于使人们获得产业效率的精力、才能和习惯在内;我们前已算作狭义的财富的一部分的各种营业联系和联合,也可列入个人的财富一类。产业的才能被看作是经济的另一理由,因为这种才能的价值通常能够加以某种间接的衡量。

  称这种才能为财富是否值得的问题,不过是一个便利与否的问题,虽然对于这个问题有过很多讨论,好像它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

  我们如要把一个人的产业才能包括在内而单独使用“财富”这个名词,当然会引起混淆。光是“财富”一个字应当总是只指外在的财富而言。但是,有时使用“物质的与个人的财富”这句话,似乎不会有多大害处,而且还会有一些好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企业社会责任论坛 ( 粤ICP备07511431  

GMT+8, 2023-1-30 20:06 , Processed in 0.14936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